纵然靠着十二刻魂钟的力量,短时间内能跟袁从龙过招,甚至拼了个有来有回,不分胜负。

  但袁从龙那深厚的底蕴陈乐终究是比不了的。

  袁从龙巍然不动如泰山,长剑轻划,那连绵不绝的攻势,便有如海浪一般,一浪接一浪。

  而且,袁从龙呼吸沉稳,出手稳重,越战越勇,一招更比一招凶,一点不给陈乐喘息,休息的机会,根本感觉不出他的极限在哪。

  反观陈乐,因为本就伤势颇重,在对完文宇之后,马上又对上袁从龙,体力的消耗是无法弥补的,身体的状况也不容乐观,在没有气魂保护下,陈乐感觉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,他只是在强撑着一口气,跟袁从龙做最后的殊死一搏。

  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一旦这口气不能决胜,一旦再一次倒下,陈乐很清楚,以自己现在破破烂烂的身体已经站不起来了。

  强烈得贫血,五脏六腑的伤害,身体各处的疼痛,无处不在向自己发出警报的肌肉与骨骼的悲鸣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强撑着,挨过袁从龙一下又一下的。

  他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粗重,手腕虎口因为招架袁从龙如山般庞大气势的招式,已经开裂出血,每挥一下都带起几滴鲜血落到地面上,那视线中的景物也逐渐被一片血色染红。

  虽然对于剑魂的掌握越发熟练,可惜身体机能已经到极限。

  陈乐很清楚,自己现在需要一个机会,一个创造出袁从龙的破绽,让自己一击必杀的机会。

  体力已经逐渐不支,这么跟对方拼下去,自己必死无疑。

  需要一个,完美的,能让袁从龙分心,让自己出招必中的机会。

  在又是“锵”的一声,从双剑撞击处,传来一道几乎让陈乐手臂脱臼的烈冲击力,陈乐心中强撑,脸上却是带着几分嘲讽道,“这么对老部下,可真是令人心寒啊,也不知道那边为你卖命的侍卫,心里会怎么想。”

  袁从龙毫不迟疑的回道,“那自然都是我袁家的勇士,为袁家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
  可惜,袁从龙这种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的人,心智是何其坚定,岂是陈乐这种刚出茅庐的小子所能动摇的。

  对方就连自己跟了几十年的亲信死在眼前,连眉毛都不曾动一下。

  到底要怎么找对方的破绽?

  陈乐感觉有点无计可施。

  当然,袁从龙也不是吃素的,他也已经清晰的掌握了陈乐的身体状况。

  “你好像,越来越吃力了啊,怎么,手上没力了吗?”

  袁从龙微笑着,手上又是加重了几分力道,一记狂风扫落叶,长剑自半空之中斜斩下,直逼陈乐身体。

  也不是多精妙的剑招,就是简简单单的对准陈乐身体的斜砍,逼得对方去架剑防守。

  随着“铿”的一声响,袁从龙马上又是抽剑,继续砍下去。

  顿时,半空中就仿佛出现了七八把剑,都是毫无花巧的,一下又一下的朝着陈乐砍去,步步紧逼,招招要命。

  陈乐只能不断后退,招架!

  其实这种招式若在平时毫无意义,就跟一个人重复一个动作,往下劈,另一个人重复另一个动作,横档。

  但此时,每一下的撞击都让陈乐气血翻涌,五脏六腑皆在悲鸣,手都几乎要握不住剑,这不是什么剑式可以弥补的,这是袁从龙直接跟他角力了。

  “锵锵锵”,在袁从龙往前迈进的一瞬间,又是数道长剑带起几阵狂风直朝陈乐劈来。

  袁从龙淡淡笑道,“看起来,就到此为止了啊,5,4……”

  袁从龙已经开始倒数陈乐的死期了。

  因为感觉陈乐有些棘手,他其实都已经做好用另一个禁招的准备了,虽然有点伤筋动骨,对自己影响有点大,但还是先杀了这小子要紧的,不过现在看来,是省了。

  “3……”

  陈乐的脸色涨的通红,从手心滴落的鲜血已经越来越多,他的气力正在枯竭,伤势正在加重,跟袁从龙预估的一样,最多撑3剑。

  陈乐已经被逼的没有任何退路了,却还是努力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,“我真是高看你了啊,你也算个人物,不用自己引以为傲的剑技跟我较量较量,却用角力的手法赢我一个后辈,你可真有脸!怎么,怕了吗?”

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都市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慕如春风霍先生只为原作者夏新陈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新陈聪并收藏都市猎人最新章节